宁夏十一选五任选:鹰之惑——《芈月传》小说系列长评之一

2015年12月03日 18:07 作者 : 那那86 阅读 : 次

《芈月传》小说在线阅读    蒋胜男作品集

期待已久的《芈月传》终于上市。

过去三年,翻来覆去至少看过六遍以上的我,也终于可以痛快地出长评了。(看了能说,对一个读者好残忍,都要憋死啦。T_T)

以下海量剧透,可能包括但不限于第一、二卷内容。不喜欢被剧透的同志们别看了。

许多小说、电视剧拍人物,多只将焦点留在主角的青春期,我们从小看的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一结婚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许多故事主角的剧化人生只存在于青春期那几年或者十几年,后面只剩下家长里短,没有描写的必要。(总觉得这很像微博上常说的,很多人25岁就挂了,只是70岁才埋。)

《芈月传》的故事跨度很长,从一颗受精卵写到魂归地下。她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都各有精彩。这是非常少见的成长型女主角。

第一卷楚辞章,从芈月母亲向氏怀孕被楚王后迫害写到芈月十五岁与师兄黄歇之间若有若无的少女初恋,跨越了芈月的整个童年和少女时期。整个故事跌宕起伏,精彩纷呈。

楚辞章是本书源起,小小芈月经历的许多事塑造了她最终的性格。她后来在秦国的所为,她人生每一次重大关口的选择,我们都可以从楚辞章找到其根源。

第一章名霸星现,楚国臣子唐昧向楚王商禀报夜观星象,发现楚国有霸星降世。楚王商遍搜后宫,发现了宠妃莒姬的媵侍向氏有孕。楚王商大喜,刻将向氏挪入椒室待孕。向氏腹中的孩儿就是我们的女主角芈月。这就是说我说,本文是从一颗受精卵开始写的缘由。

霸星降世的预言左右了芈月一生的命运。她未出生时,就因此受到父亲的另眼相看。又因为楚王商的别样宠爱,被楚王后憎恶,造就了她坎坷的童年。待芈月终于借着芈姝婚事,可以离楚去秦,又险些因此被唐昧斩杀。当这个预言传到秦宫,连秦惠文王也不免为此所惑。芈月的人生一次又一次被这个预言玩弄着,直到她成为太后,终于可以挣脱束缚,把握自己的命运。子不语怪乱神。然而,预言和相信预言的人们一步步推动着芈月,改变着她原本可能平庸的人生,当她成为秦国太后,就真的一步步走上了霸星之路。

言归正传,向氏的椒室待孕给楚王商的正妻楚王后带来了巨大的恐惧和不安全感。楚王后此时人到中年,和楚王商之间的情爱早已转淡,楚王商后宫宠妃甚多,她的嫡子太子槐又不得楚王商宠爱。这一切种种早使楚王后忐忑不安,常常对一些失宠嫔妃痛下杀手。此时,忽然冒出一个向氏,若向氏生下公子,必然对太子槐造成重大影响。楚王后掌控楚王后宫二十多年,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别说向氏没生下孩子,便是生下了孩子,后宫之主要对付一个婴儿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楚王后很快开始布置,她选中了女医挚来做这把刀。然而,向氏所依附的宠姬莒姬异常警惕,将向氏照顾得无微不至,女医挚一方面没有机会下手,另一方面出于医者的良知也不愿下手。最终,我们的女主角芈月顺利来到这个世上。

一个公主,而非公子。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女医挚不必痛下杀手,逃过一劫。莒姬、楚王商大失所望,楚王商甚至愤怒地要斩杀欺君罔上的唐昧。楚王后却是欣喜若狂,认定女医挚使用了神秘的巫术,偷换了孩子的性别,从此不再将这个庶出小公主放在眼中。

然而,楚王商却不这么想。经此一遭,他从此不能不对芈月这个小女儿另眼相看,时时注意。芈月在父王楚王商、母亲莒姬、阿娘向氏的宠爱呵护下,茁壮成长着。她聪明伶俐,却也调皮捣蛋,她是宫中最得宠的小公主,从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

楚王商文武双全,是楚国八百年历史上难得的英明君主,一生开疆拓土,灭国吞城,将楚国国势推上顶峰。用楚王商的话说:“大楚之霸业,如日之升,而姬周之江,早如风中飘絮。”然而,他站在顶峰之时,回首身后事,却心有寒意。战国历史上,楚庄王、齐恒公、晋文公等无数霸主,无不人亡政息。而他的膝下子女无数,王后所生的长子槐被早早立为太子。然而,太子槐庸碌无能,好色贪欢,不得他欢心,其余庶子虽有一二越过太子槐的,却也没优秀到让他愿意更立太子,破坏国本。后继无人成了楚王商的心。唐昧的霸星之说给了楚王商一个别样的希望。芈月出生之后,所表现出的聪明伶俐和“类己”都让楚王商越来越觉得唐昧的预言,或许是真的。他动了心思想要栽培这个女儿。

第四章名鹰之惑,写的正是芈月和黄歇初遇,拜师不成的故事。芈月六岁那年,楚王商请了屈原入宫,想让芈月拜屈原为师,结果却被屈原断然拒绝。屈原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果大王真心喜欢公主,还是不要让她懂得太多,学得太多。因为智者忧而能者劳!”屈原是个好人,一个聪明人,一个端方君子。他完全清楚那霸星降世的预言,也比楚王商更早看透了芈月母女在宫中的处境。他不赞同芈月学习那些不属于后宫女子的帝王术,那些她够不到的天地和精彩,反而会让她辛劳而憔悴。楚王商被屈原说服了,放弃了让芈月拜师的念头。

六岁的芈月不知道屈原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好心,只知道自己被拒绝了。在她幼小的心灵里,觉得屈原是个坏人。她站在章华台上向屈原弹射金丸,表达自己的愤怒。于是,屈原蹲下身子,和这个六岁的小公主解释“天地分阴阳,人分男女。知其雄,守其雌,遵守天道而事事顺畅,逆天而行则一生困顿。”六岁的孩子当然听不懂这句话。于是,屈原又说“鹰飞于天,而鸡栖于埘,盲目地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学自己一生都用不到的知识,犹如把一只鸡放到鹰巢,让它在高峰上看到远景却没有居于高峰的力量,不是跌落而死就是在风中恐惧痛苦,而它本来可以在鸡窝里自由自在地玩耍。”

芈月的童年就在屈原的这句话里结束了。当屈原转身离开,芈月站在章华台上倔强而委屈地大喊:“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鸡呢,难道我不可以是鹰吗……”

这就是鹰之惑,也是芈月和当时世界规则的最大矛盾。这个矛盾,从她六岁的时候开始萌芽,贯穿了她的一生。直到她成为秦国太后,执掌秦国国政四十一年,才确实证明了,她是鹰,天生就是。无论有多少困难和所谓的天地规则想把她驯化成守巢母鸡,她都会在最后挣脱束缚而飞翔!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小说正文。当当网及全国各地新华书店有售。^_^)